•                                                                                                                                                                                                                                                                                                                                                                                           English
  • 020-28823388
    ——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州参考】稀罕事!国际器官移植界“大咖”带队来穗“取经” 点赞中国“无缺血”移植

    发布日期:2018-03-27发布人:管理员

    “这项新技术太棒了!在手术室现场观摩手术的冲击更加震撼,术后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借鉴经验和改进我们的设备与技术。我相信今后所有的器官移植都可以采用‘无缺血’移植技术!”

    3月24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连续观摩四天后,国际著名肝移植专家罗伯特·波特(Robert J. Porte)教授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波特担任中心主任的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移植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之一。

    从3月21日起,他带领该中心手术团队和学生一行六人,到中山一院学习该院副院长何晓顺教授团队在全球首创的“无缺血”肝移植技术,对中国器官移植技术和理念的飞速发展,特别是“无缺血”移植理念赞叹不已。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获悉,“无缺血”器官移植技术为器官移植患者带来更多获益,标志着世界器官移植从“冷移植”时代进入了“热移植”时代,从去年被公开报道以来,收获了国际器官移植学界的惊呼与点赞。

    由广州医生团队首创的这项技术,也标志着中国器官移植学界从过去的“跟跑者”“学生”,向“领跑者”“老师”转变。


    波特团队此行还与中山一院器官移植中心签订了一项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无缺血”移植方面开展国际合作,将这项新技术新理念推向全球各地。

    荷兰团队主动伸“橄榄枝”与中方联合推广新技术

    格罗宁根大学医学中心(UMCG)位于荷兰北部,是世界上最大的医院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植中心之一,所有可能的器官移植手术都能在UMCG进行,包括多器官联合移植在一次手术中完成。

    现任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移植中心主任波特教授,是国际著名的器官机械灌注专家。他发表了SCI论文200余篇,并且是《Hepatology》、《Journal of Hepatology》等国际知名杂志编委。

    去年7月,中山一院何晓顺教授团队完成了世界首例“无缺血”肝移植手术,破解了器官移植的世纪难题,引起了海内外学术界的轰动。远在荷兰的波特教授阅读到美国移植杂志网站头条介绍“无缺血”肝移植的论文和视频后激动不已,他通过邮件与何晓顺教授取得联系,并提出想来中国参观学习这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器官移植技术,如今终于如愿以偿。

    在器官移植领域,国际“大咖”主动来华学习新技术,极为罕见。

    在3月24日举行的记者见面会上,波特教授表示,这是他第六次来中国,而这一次是专门来学习“无缺血”肝移植理念和技术的。实际上,在去年12月广州举办的2017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上,波特教授就曾为“无缺血”肝移植手术点赞,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技术已从国际先进水平的跟随、效仿者,走到了国际舞台的中央”。

    波特教授说,荷兰在器官移植领域技术先进,经验丰富。此次访问中山一院器官移植中心并进行观摩学习后,波特团队当即与中方签署合作协议,希望尽快建立荷兰团队跟广州团队进行紧密合作,将这项新技术更好地向全世界推广。

    新动向:心肺肾有望实现“热移植”

    何晓顺教授透露,中山一院近期将把“无缺血”技术应用于肾脏移植,未来还将应用于心脏和胰腺等移植,相信通过“无缺血”的技术,病人的预后会有更大的改善。

    为了提高器官移植的疗效,何晓顺团队从数年前开始致力于自主研发“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这种“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可在手术前模拟人体的机制,为器官提供血液,从而提高器官功能。

    采用这一系统后,从捐献者身上摘取器官前,医生先将连接肝脏的血管接入“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在断掉原有血液供应的同时,由“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替代人体的供血机制,从而实现平稳过渡。把供肝植入移植受体时,将受体的血管接入“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在由受体的血液循环系统“接管”的同时,将机器撤离。在这个过程中,肝脏里的“血一直是热的”。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获悉,和目前普遍使用的进口器官机械灌注设备相比,这项自主研发的设备,可实现“一台机器修复多器官”的目标,适用范围更广,功能更为全面,并能实现“热移植”。何晓顺透露,新设备将尽快进行商业化生产。

    西方国家“领跑”器官移植60多年

    器官移植是二十世纪医学领域最伟大的成就之一,素有“医学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之称。

    1954年,美国波士顿的彼得·布伦特·布里汉姆医院的约瑟夫·穆瑞、约翰·梅瑞尔和哈特维尔·哈里森医师在一对同卵双胞胎之间进行了肾移植,移植的肾脏存活了8年。这次手术被后人视为现代器官移植的开始。

    器官移植技术问世60多年来,欧美发达国家一直是该领域的领跑者,是国际器官移植领域标准制定者和主导者,先后攻克了器官移植中血管吻合、移植物保存和器官排斥三大难题,使器官移植技术成熟运用于临床。

    专家指出,中国器官移植起步晚、底子薄,在理念上、器官捐献协调模式、抗体介导排斥反应的预防、移植后感染等方面,跟西方发达国家还存在不小差距。

    新技术助中国器官移植“弯道超车” 

    器官移植技术问世63年以来,移植过程中的缺血损伤这一核心问题一直以来未得到解决,不仅影响患者的生存质量,也成为器官移植发展的“技术天花板”。尽管全球科学家进行了半个世纪的努力,器官移植的这一“先天缺陷”仍未得到根本解决。

    2017年何晓顺教授团队通过一系列的技术创新,成功实施了全球首例“无缺血”肝移植术,达到了器官在生理状态下的理想移植。至今,中山一院已成功开展了数十例“无缺血”肝移植。

    临床实践表明,该模式下的手术过程及术后康复具有比传统肝移植更出色的优势。

    “无缺血”肝移植技术避免了移植肝脏缺血再灌注损伤,术后肝功能显著优于传统手术,患者迅速康复;显著降低了肝移植手术风险,保护了受者的心、肺、肾等功能,减少了危及生命的“复流后综合征”的发生。移植肝脏可以在离体-移植过程中,始终处于“工作”状态,更适用于挽救肝衰竭等危重症患者。

    使用该技术,以往功能不够理想的器官也可以进行移植,从而扩大了器官来源,提高了捐献器官的利用率。新技术还能减少移植术后常见的、棘手的胆道并发症、移植肝功能不全等,让移植受体能活得更久、更好。同时,由于供肝炎症级联反应没有启动,血管内皮屏障完整,专家认为该技术还可减少移植排斥反应的发生,甚至减少移植术后的肿瘤复发。

    5年来,何晓顺团队在大动物身上进行了近百例移植实验,并获得了一系列技术创新。中国工程院王学浩院士评价这项新技术“可延伸至其他器官移植上,有望重构器官移植的理论与技术体系,将该学科的发展带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世界移植学会前任主席弗朗西斯·德尔蒙尼克(Francis Delmonico)在2017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上也表示,以“无缺血”器官移植技术为代表的一系列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新技术与新标准不断涌现,让中国成为了世界的焦点。中国器官移植正大踏步地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心,将为世界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作出更大贡献。这一技术和理念的革新,将推动中国器官移植实现“弯道超车”成为可能。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李绍斌、彭福祥,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任珊珊

    http://www.gzcankao.com/news/wx/detail?newsi=142793&time=1521983524956&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